首页 新闻 视频 栏目 | 找游戏: 首曝 前瞻 试玩 追踪 月荐 测试表 | 排行榜: 热游榜 新游榜 期待榜 | 发号: 有码 微福利 | 深度: 前线 游戏访 策划 解读 众观 故事会 | 有话说: 嗨评 歪评
我的位置:多玩首页>多玩新游戏>多玩故事会:游戏中的托是什么样的群体

2015年第9期【总第9期】|编辑:胡编

多玩故事会:游戏中的托是什么样的群体

[浏览数:发表时间:2015-12-12 11:49:36发表来源:多玩新游戏频道作者:胡编]

  郑重提示:本栏目属于故事性文字,针对口味不限于资讯新闻、学术性文章、产业评论的读者设立,更大力度满足多玩网友的阅读需求。如果在食用本栏目时产生各种不适,请及时吃药,并点击右上角的“X”,切勿继续向下滑动。

  讲真话,说故事,欢迎收看多玩故事会。游戏中真的只有玩家吗?之前有一期,我们讲了游戏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工作室的故事。今天胡编跟大家讲一讲另外一个组成部分——托儿的故事。你真的了解这群人吗?你知道这群在游戏中处处存在的“托儿”是如何工作的?现实中他们又是什么样的心理?

  【本栏目所涉及人物均为多玩真实采访原型,一旦发现是本人请立即与胡编联系领取礼物】

  PS:如果你有好的故事想要分享,欢迎投稿!投稿邮箱:tougao@yy.com

  “游戏中的托是什么样的群体”

  转眼天气入冬,阿飞披上棉衣照常准点到公司上班。坐在工位上的第一件事不是打开电脑,而是和身边的同事聊聊前一天发生的一些趣事。

  “听说昨天你那个土豪又充了十万刷榜?”

  “是啊,我准备过几天再把他刷下去。你那边呢?”

  “我昨天搞了件神器把那几个土豪虐了将近一个小时,他们也准备搞神器了。”

  ……

  阿飞在一家业界知名的页游公司做运营工作,就是那家广告满世界都有的公司。他跟我说:“好听的叫运营,其实就是内部的托。”当然不是所有的运营都是托儿。

  之前有玩家通过投稿邮箱向我询问——“胡编,游戏里真的有官方的托吗”。我能够很确定地回答“有”,尤以手游和页游最为严重,当然我们尊崇的端游也有,而且端游是最为早期的“托”的产生地。

  “我们有很多个组,有的时候是一个组负责一款游戏,有的时候一个组负责一个服务器。”阿飞所在的组负责某款页游的一个服务器,一共三个人。我问阿飞:“你们怎么去评估一个服务器里有没有大R?”阿飞说:“很简单,三天一个考察期,三天还没有人冲榜,我们就换另外一个服务器。”因为页游的寿命周期普遍较短,所以往往两到三天就能看出一个服务器究竟有没有“钱”途。

多玩故事会:游戏中的托是什么样的群体

  阿飞目前所做的“托”叫做“内托”,也就是游戏公司内部的人自己去当托。“其实当托也有很多门类。”阿飞跟我解释,他自己是“创建一个新的角色去屠杀那些霸榜的人,让他们有挫败感,有挫败感就会有动力去充钱”。而他旁边的同事还有“陪玩”的类型,就是陪着这些大R去爽,他们想怎么爽,就去创造条件让他们爽。归根结底,就是让这些土豪们能在游戏里享受“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高傲。“不要怀疑,这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人,我们这些普通人看他就像看个SB一样。”阿飞跟我说的时候,笑的很奔放。我完全能够感觉到这种奔放之中,拥有九分的自傲和一分的嘲笑。

  实际上,不消费的那一批人在阿飞他们眼中已经“被放弃”了。而在阿飞的形容中,“当托儿”的这套方法已经驾轻就熟,甚至成为了他引以为傲的工作。“就是这种感觉,把所有玩家掌控在自己手里,尤其是那些土豪。”阿飞说这份工作让他实现了自己小时候玩游戏的梦想——“成为游戏的操纵者”。

  在每个游戏玩家的心里一定也都有和阿飞一样的梦想曾经出现过,你们为之曾经奋斗过——学设计、学建模、学动画、应聘游戏公司、应聘游戏编辑等等。而到最后,梦还是梦。

  我问阿飞:“你觉不觉得你像个精明的骗子?”

  阿飞:“我就是。”

  我:“你享受这种感觉?”

  阿飞犹豫了一下:“工作的时候很享受,到自己去玩游戏的时候就很不喜欢这种工作。”

  我:“因为你遇到了托儿,你比别人更了解他们?”

  阿飞:“对。”

  像阿飞这样的“托”有很多,不仅仅存在在页游中,像手游和端游里都有。当你玩一款手游的时候,你会发现排名里有许多都是固定的电脑账号,或者当你成为一个大R的时候你会发现总有一两个人把你从排名上挤下去。毫无疑问,你是遇到“托”了。

  不可否认,游戏中的“托”存在一部分欺骗的行为。但是你不得不佩服这样一群游戏背后的工作者,每天陪着玩家玩,有的专业“陪玩”会从玩家1级开始陪玩到满级……也许当你重新建个小号会发现,他还在那个熟悉的地方等着你。

  在跟阿飞的交流中,我对“托”的认识还有了更深度的拓展。“除了我们这种游戏公司内部的托外,还有很多类型的托。”阿飞跟我介绍,有专门接游戏公司生意的专业第三方“托”公司,还有公司员工的亲友来当托的,也有和游戏公司合作的公会托。总之,当你了解之后,你会和我当时的心情一样——“只要你玩游戏,就永远别想摆脱托”。

  土方是一个手游产品的运营,但是他自己并没有去玩那这款产品。他说:“我有一颗爱端游的心,我不屑玩任何手游。”“那你为什么还要做手游?”“做手游有钱,做端游没钱呗!”我认识的所有从端游转向手游的从业者几乎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可是他们并不爱手游。土方虽然自己不玩手游,但是会向身边的亲人朋友推荐,而这个推荐有附加条件——“每人每个月3000块钱的游戏币”。这些亲人朋友也就成了土方的专业“托”圈子。

  “每个月给你3000元充游戏,就算游戏再差你也会体验一段时间吧?”不过这3000元并不能让这些“托”成为游戏中的大R,“他们成为中上游就够了,刺激下这帮中R的消费心理。而且这种‘托’给人的感觉最真实,不会被怀疑。”

  目前,阿飞月薪8~11K,土方月薪9~13K。当然,这是在业绩好的时候。

多玩故事会:游戏中的托是什么样的群体

  实际上,这些“托”是游戏隐藏着的一面中一直存在而且分量不轻的一部分。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实际上也处处遇见“托”,春晚上的董小姐、《我是歌手》的观众、真人秀的演员、电视剧里的群演等等都是“托”。当然,关于他们的争议也很多,众说纷纭。

  阿飞说:“如果一个游戏没有托,那这个游戏几乎毫无人气。”

  土方说:“几个优秀的托儿可以救活一款即将死亡的游戏。”

  我还是愿意去相信一定有游戏没有“托”,不过转眼想想,好像喜欢某一款游戏的玩家都在充当着这个游戏的托,鼓动着身边的朋友一起玩一起消费。想到这里,会有一种很难去界定“托”的好坏的感觉。如果这些玩家再和官方扯上点关系,好像这个界限更模糊了。那些被官方扶植起来的游戏“网红”真的不是“托”吗?

  可能存在的一点区别是“网红这样托会慢一点”。

  我身边有一位同事是从“内托”转行过来的。他跟我讲了这样一件他亲身经历的事情。之前做“托”的时候,陪玩的是一个老板。那位老板一直以为他和自己一样是个土豪玩家,某次老板来深圳的时候跟他联系说要见一面。我的这位同事吓得赶紧换了服务器。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放到桌面上坦诚相见的,比如“托”。

  土方用他将近十年的游戏经历跟我说:“皇族天赐是真有钱,这个不假。但是皇族天赐玩过那么多游戏,认识那么多游戏圈的人,他有没有做过‘托’我就不敢保证,也永远不会有人把‘托’这个事情实名制地说出来,因为见不得光。”

  当“托”是一个什么感受,我相信80%的这个群体都和阿飞一样,享受着“操控一切”的上帝视角的感觉,可是他们在这种姿态下无法见光;当他们作为普通玩家被另一个“托”引诱的时候,一定会忍不住谩骂着啐一口。这就是“托儿”的光和暗。

  游戏出现一系列如同“托儿”一样的现象,归根结底源于游戏的逐步趋于完全的商业化。如果没有最终“Pay to Win”的导向,也没有“托儿”这些角色存在的必要。理想状态下,一款游戏赖以存在的必要就是游戏的质量。非理想状态掺杂了诸多元素,导致纯质量的的评判成为了最后才会去思考的问题,这种问题也成为被忽视的一部分。

  前不久,我和一家游戏公司的一位中层吃饭。聊天的时候,他喝了点酒说道:“现在谁还真玩游戏啊?把游戏做好的门道多了,看着那帮埋头做游戏的人跟我讲产品推广我心里面都在笑。”我能理解他所说的“把游戏做好”的“好”是什么概念。当时我就觉得,迟早要完!

  中国的游戏市场,从单机到网游,从网游到页游,从页游到手游,再从手游逐步到家用机合法化。这整个过程之中,只有单机和家用机游戏没有被掺入杂志,没有任何的变化。而仔细想想,我们希望玩到的“沉浸式体验”,现如今除了在单机和家用机游戏中寻找到乐趣,在网游、页游和手游中存在的还多吗?准确来说,“托儿”是在免费游戏模式诞生下汹涌的一种现象。

  回到这期的主题,“托”这个群体实际上在欺骗消费者的同时,也在维持一个游戏的生态继续发展,和工作室有点相似的感觉,不过这个发展是否是良心就不得而知。不过,好像我就在做着“托”的工作,引诱你们每期都来看《多玩故事会》。 [感谢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