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视频 栏目 | 找游戏: 首曝 前瞻 试玩 追踪 月荐 测试表 | 排行榜: 热游榜 新游榜 期待榜 | 发号: 有码 微福利 | 深度: 前线 游戏访 策划 解读 众观 故事会 | 有话说: 嗨评 歪评
我的位置:多玩首页>多玩新游戏>多玩故事会:桃色满面?讲述真实的游戏陪玩

2016年第3期【总第13期】|编辑:胡编

多玩故事会:桃色满面?讲述真实的游戏陪玩

[浏览数:发表时间:2016-01-17 10:14:34发表来源:多玩新游戏频道作者:胡编]

  郑重提示:本栏目属于故事性文字,针对口味不限于资讯新闻、学术性文章、产业评论的读者设立,更大力度满足多玩网友的阅读需求。如果在食用本栏目时产生各种不适,请及时吃药,并点击右上角的“X”,切勿继续向下滑动。

  多玩故事会,听胡编讲小人物的故事。电子竞技一直都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词语,从电竞职业选手的复杂,到电子竞技衍生职业的复杂。之前我们聊过一期关于“游戏女主播”,这一期胡编就来讲讲关于“游戏陪玩”的故事,看一看这个新兴职业。

  【本栏目所涉及人物均为多玩真实采访原型,一旦发现是本人请立即与胡编联系领取礼物】

  PS:如果你有好的故事想要分享,欢迎投稿!投稿邮箱:tougao@yy.com

  几周前,我在湖南公共频道看到这样一则新闻报道,游戏陪玩隐藏桃色属性。一瞬间,游戏陪玩被拉到了风口浪尖,口诛笔伐之下的“游戏陪玩”行业逐渐一片狼藉。和游戏直播相同,游戏陪玩是在电子竞技焕发第二次春天之后产生的一个新兴职业,新兴总会伴着不成熟和争议。

  老夏失业了,她跟我说:“去他大爷的!”

  一个女汉子在面对真正地愤怒时,忍不住爆了粗口。一年半之前,老夏兴冲冲地跟我说“我有工作了,陪人玩游戏”。每月上万的收入让她狂笑不止,但是这一次她彻底被压力冲散了。新闻一出,父母、朋友的电话纷纷响起,老夏说:“我妈竟然一张口就是‘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干净的事情’。”

  老夏冲我吼道:“你们当记者的都是傻逼吧!”很显然,她对那则新闻报道充满了怨恨。

多玩故事会:桃色满面?讲述真实的游戏陪玩

(配图来源于网络)

  从刚刚入行到成为熟手,老夏仅仅用了半个月。喜欢《英雄联盟》的老夏在一个QQ水友群里认识了自己的老板,老板招揽她到自己的淘宝店做线上陪玩。线上陪玩就是你在网上陪客户玩游戏,交流则通过即时通讯软件实现。老夏的单子逐渐从零开始增加,尤其是老板在淘宝店放了一张“PS过度”的照片之后,老夏的人气“嗖”的就起来了。有的时候,老夏一天有超过14个小时在电脑前面,后来老夏跟老板商量每天只接8到12个小时的单子,按照当时的价格一天也有至少500元的收入。“有的妹纸陪玩的时候还开直播,赚着另外一份钱。”老夏跟我说道。

  游戏陪玩并不怎么需要“看脸就业”,因为她们做线上不会露脸,对外曝光的也只有那张“PS过度”的照片和声音。“我知道的很多做陪玩的妹纸长相其实一般,但是声音很好听。”声音往往能够给人一种错觉,老夏有时候会为那些客户默哀。除了做《英雄联盟》陪玩之外,老夏还兼职做了《QQ飞车》、《穿越火线》和页游陪玩。老夏说,这些客户买的是你这个人,不是玩什么游戏。换句话说,只要你这个人陪他玩,玩什么游戏都可以。

  这是一种用自己的时间换取收益的方式,跟游戏直播有着非常类似的属性,不同的是游戏直播的交易没有游戏陪玩这么直接。

  我:你觉得不该被谴责?

  老夏:对,我们又没犯法。

  我:但它会滋生犯法事件。

  老夏:原子弹还能爆炸为什么还要研制?

  我跟不上老夏这个女汉子的思维方式,但是有一点,老夏是承认游戏陪玩行业存在猫腻和桃色的。老夏遇到过很多次被客户骚扰的情况,比如有的客户要你的联系方式,有的直接露骨地说有没有线下服务。这些种种都暴露了“游戏陪玩”这个行业的不成熟。“有的人直接报价上万块,自制力差的人很容易就中招了。”老夏跟我讲了一件真实发生在“游戏陪玩”里的事情。

  一个做陪玩的妹纸成功被客户诱惑线下见面。网上谈好的“两万块”,妹纸以为对方是个“贵公子”,哪知线下一见却是一个伪装的屌丝。不过这位客户的撩妹技术很娴熟,最终还是让有戒心的妹纸放松了警惕。结果就是妹纸丢了钱又失了身。这个妹纸为此自杀过几次。

  在游戏陪玩最火爆的时候,和上面相似的故事几乎每周都会发生,结果有好有坏。这就是最直白的游戏陪玩行业,有最简单的陪玩从业者,有复杂的客户人群,有不安分的阴暗,其中心术正的人占了大多数,却被以面盖全。各行各业都有这样的复杂性,为何“游戏陪玩”被放大了?有读者曾说过“把网游的负面无限夸大来警醒孩子是国内正面教育正统的方式”,这种传统教育的方式属于“一刀切除”的做法,也就是说我们的教育方式常常是“预知某个事情有危险时立即蒙住孩子的眼睛让他们被动地避开”,但是该遇见的还是会遇见,如果不教会他们这个事情的真相,让孩子对事情有自己的判断力,迟早还是会被危险伤害。

  老夏冲我喊“记者傻逼”的时候,我本可以去反驳,因为游戏陪玩这个职业有太多的问题存在。但是我没有反驳,因为那则电视新闻的报道本身带有极强的片面性,它将“游戏陪玩”的负面问题无限放大,而忽视了“游戏陪玩的正面价值”,尤其是在湖南公共频道播放了这期新闻之后,无论是社会新闻还是游戏新闻,无论是国内媒体还是国外媒体,大家都在争相报道这件事情,而态度和标题无一例外——“游戏陪玩是一个桃色职业”。好像我们国家的许多新闻报道都喜欢这样,习惯把一个人塑造成坏人,把另一个人塑造成好人,然后两相对比凸显那个坏人究竟有多坏。而实际上呢?只有“做了好事的人”和“做了坏事的人”。甚至,这种新闻报道的模式已经成为一种固定的套路,没有了这套模式,很多人都丧失了新闻报道的能力。

  但是我们确实需要这样的报道方式,让更多人清晰的认识某一件事情的缺点!

多玩故事会:桃色满面?讲述真实的游戏陪玩

(配图来源于网络)

  前WE经理BBKing在《中国电竞幕后史》一书的答读者问时说过这样的话,我们应该感谢电子竞技,为中国无数无法通过高考谋取生存的人创造了新的出路。毫无疑问,作为电子竞技的衍生职业,游戏陪玩也为许多人提供了一条生存之路,尤其是无法做游戏直播的这批人。这就是“游戏陪玩”的正面价值。

  当我们的舆论一棒子打死“游戏陪玩”的同时,有太多像老夏这样正规从业的人“失业了”。但是一定很少有人会去同情,就像快播倒闭的时候,那些无辜失业的员工甚至需要为了讨薪去深圳有关部门门口静坐,大部分人都不会同情,因为在他们心里“你做了天大的恶事”,而看快播和在快播公司工作的员工一定都是罪犯吗?并不是。

  回到话题本身,即使作为朋友我同情老夏的遭遇,但我始终如此认为——“虽然游戏陪玩从概念上是一个不应该被舆论完全压死的职业,不过对于现在的“游戏陪玩”行业来说,若不沉淀必将沉沦!”

  番外篇——

  我将这期文章下大家的评论发给老夏看后,她许久没说话。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她跟我说:“我应该能猜到这个结果。”

  和之前一期关于“游戏女主播”主题的内容一样,大部分人对电子竞技衍生出来的这些职业抱有很大的争议,并且这个争议很难去改变。有人说“面子新闻”,看“多玩故事会”从第一期到现在的读者一定知道,我是不会在这个专栏写软文的,虽然在这个专栏之外我写了无数篇商业软文。这个专栏的目的就是用我这个游戏记者的视线报道游离在游戏行业中的我们很少接触到的这些从业者、玩家等小人物。

  一位前辈说:“你为何不顺应大家的意愿去写文字?”我没有说话,我心里想的是“那还有什么意思”。

  “游戏陪玩”这个职业,是在游戏代练和游戏直播的基础上突然爆发出来的一个新职业。这部分从业者大部分来自于“游戏代练”和“游戏直播”,也有一部分是全新的就业者。多玩的LOL盒子就有大神陪玩,并且订单量不菲。这部分从事“游戏陪玩”的人几乎都是年轻的游戏玩家,他们将自己玩游戏的时间进行第二次利用,去赚取金钱。这些都是纯线上的交易,至于线下交易与否无法控制。

  老夏说:“我用自己的时间来赚取金钱有什么不对?”我记得那则电视报道里也有一个网吧的女玩家说了同样的话。没什么不对,也许就是这个职业绑定的行业不太对,一个不成熟的行业和一个不成熟的职业,带来的就是漏洞百出的现象。

  老夏的老板叫小缘,其实他已经30多岁了。小缘是做游戏工作室的,在《英雄联盟》兴起之后,开始投入大量精力在《英雄联盟》之上,他也是淘宝上第一批做“游戏陪玩”的店铺。“淘宝的陪玩店铺一般都不做所谓的‘桃色’交易,只有那些专门做陪玩的网站没有管理才会这样做。”小缘跟我说道。现在在百度上搜“游戏陪玩”,依然有许多这样的网站,专门从事游戏陪玩中介,实际上就是打着幌子的色情买卖。

  “对于宅男来说,有妹纸陪你玩游戏是一件非常不切实际的事情。所以这个市场很大。”小缘表示,在女性玩家越来越多的情况下,男性的游戏陪玩更加抢手,尤其是男性比女性更有先天游戏优势。

  在那则新闻出现之后,淘宝对于“游戏陪玩”进行了屏蔽,所有店铺都进行了关闭相关业务。小缘的店铺也遭到了警告,在他创建的一个“陪玩群”里,从事陪玩的男男女女对于这件事情进行了激烈的谴责。“但是除了当事人,是不会有人理解的。”小缘无奈的说道。

  很简单,因为“游戏陪玩”具有危险性,很容易就越线触碰法律。

  小缘说:“游戏陪玩和游戏直播一样,需要的不是一言堂,而是慢慢引导。”电子竞技给了小缘这批人很大的市场空间,他们可以做很多事情,赚取很多利益。“XX直播最近几期播放违规色情内容,也只是主播被抓,平台相安无事。”小缘说希望有一天游戏陪玩也能像游戏直播这样被接受。

  平心而论,游戏陪玩是一个很容易违法的职业,时时刻刻有人想用它打擦边球。但是正规从业之下,它和我们前几期说的“托”一样,都是在陪人玩游戏,也和我们说的“游戏主播”一样,给需要的人带来“精神慰藉”。

  只不过,我们的眼球会散发出各种各样的颜色,笼罩着不同的人。[感谢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