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栏目 | 看新闻: 热门 海外 手游 单机 | 策划: 榜单 盘点 评测 话题 囧图 | 专题: 发布会 专访 解读 | 游戏视频 游戏库 礼包
我的位置:多玩首页>多玩新游戏>众观:主播和电竞根本不着边 卖Q币给我儿子犯不犯法?

2016年第30期【总第50期】|编辑:迦南

众观:主播和电竞根本不着边 卖Q币给我儿子犯不犯法?

[发表时间:2016-08-27 09:00:00发表来源:多玩新游戏频道作者:迦南]

众观:主播和电竞根本不着边 卖Q币给我儿子犯不犯法?

  电竞火了,直播火了,许多主播也火了。很多时候,我们似乎难以理清这其中的关系,比如到底谁捧红了谁?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电竞作为内容、直播作为形式、主播又是其中的承载者,三者恰恰处于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状态。然而,《LOL》的职业解说娃娃却表示:直播只是赚钱的工具,主播和电竞根本不着边!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人都关心“以上两者着不着边”的问题,比如下文中的陈先生,当得知儿子因为玩游戏盗刷了其2000元的时候,他显然有更加迫切的观点需要表达:我儿子还未成年,你卖给他Q币到底犯不犯法?

  让我们看看本期都有哪些游戏行业的观点。

众观:主播和电竞根本不着边 卖Q币给我儿子犯不犯法?

 “直播是一门赚钱的工具,是指取悦观众,然后和观众聊天,游戏只是介质而已,所以主播跟电竞根本不着边。”

——娃娃 《LOL》职业解说

  近日,娃娃在接受媒体的采访时说出了以上观点,一句话点明直播的本质。

众观:主播和电竞根本不着边 卖Q币给我儿子犯不犯法?

  然而令人困惑的地方在于,“直播是赚钱工具”没错,但“电竞”难道就是慈善?直播需要取悦观众,“电竞”难道就不需要?还有一点则是,当转职主播成为越来越多选手的淘金地和退役选择之后,这所“电竞养老院”怎么就跟电竞没关系了呢?

  如果一定要说主播和电竞没关系,可能加上前缀会更好,比如“一言不合就开车的娱乐女主播与电竞根本不着边”……可她明明就在打排位啊。

  玩家点评:没有直播行业所带来的长期热度和真金白银,电竞能有今天?

 

 “一开始说工资和住宿都会解决,但一拖再拖,最后把我们安排在网吧二楼。住宿条件差,我也认了,关键是找一些网吧的玩家教我们打游戏,这不是瞎扯犊子吗?”

——兔子 某电竞女团选手

  且看今天的电竞,比起几年前真的是突飞猛进,但兔子的观点却反映出“女性电竞”和“男性电竞”之间的严重不对等。

众观:主播和电竞根本不着边 卖Q币给我儿子犯不犯法?

  她所遇到的情况并不意味着会发生在每一位女选手身上,但代表了女性电竞圈目前的底线能有多低。晚上在网吧二楼睡觉,白天下楼接受普通玩家的指导。是,网吧绝对有大神,可万一遇到寒暑假呢?

  最后,当记者问兔子,既然当初是这种情况,为什么还选择留下来一段时间?因为真的想学点儿东西,就决定忍一忍吧。同样都热爱游戏,妹子们值得更好的待遇,不是吗?

  玩家点评:姐姐,你就从了我吧,我打野溜得很。

 

 “儿子只有15岁,还未成年,游戏平台向儿子提供QQ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应该是违法的吧?”

——陈先生 “被坑爹”:儿子玩游戏盗刷其2000元

  接下来,我们看看这位前言所提及的爸爸,他所提出的问题代表了很大一部分父母的疑惑。

众观:主播和电竞根本不着边 卖Q币给我儿子犯不犯法?

  根据《规范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管理》第十六条规定:网络游戏虚拟货币发行企业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务。可是这条规定并不能阻止孩子用自己父母的身份证注册,继而进行买卖行为。换句话说,企鹅并不觉得自己把Q币卖给了你家孩子,交易对象明明写着“陈先生,已婚,育有一子”。

  很可惜,但这就是法律“力所不能及”的地方了,或许这种情况有一天能够得到有效遏制,但在此之前……下手亲点,毕竟是亲生的。

  玩家点评:默默的看了一眼专心写作业的儿子,感谢您老的不坑之恩。

 

 “RPG和策略类手游的下载量并不是非常高,但它们非常善于让活跃玩家付费。”

——麦克·桑德森 市场分析师

  说到消费,这年头的玩家基本都达成一个共识:穷玩付费游戏、富玩免费游戏,实在钱多的没处放,不如试试手机免费RPG或策略游戏。

众观:主播和电竞根本不着边 卖Q币给我儿子犯不犯法?

  市场分析师所得出的结论也印证了这个观点,RPG所依赖的“成长”元素和SLG所依赖的“数值”系统,都一再刺激着玩家的付费神经。如果你不想灰头土脸的混,那就冲一点;如果你想混得好一点,那就再冲一点;如果你想成为人上人,干脆绑定信用卡吧,自动扣款还有短信通知哦。

  加之,喜爱此类游戏的玩家通常都比较追求“核心体验”,需求和冲动之下难免会掏出钱包。

  玩家点评:吓得我赶紧打开手机,一看全是RPG……

 

 “我们做的不是《糖果传奇》那种手游,《精灵宝可梦GO》背后是大量的技术累积,想成为我们的竞争对手,首先得具备和我们同水平的技术力、研发团队和研发时间。”

——约翰·汉克 Niantic创始人

  虽然我们很提防“Free to Play”所带来的“Pay to Win”,但如果一款游戏真的很好玩,那也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理由拒绝,比如《精灵宝可梦GO》。近日,当媒体询问该公司的创始人是否担心竞争者时,他倒是挺自信。

众观:主播和电竞根本不着边 卖Q币给我儿子犯不犯法?

  截至目前为止,我们依然没有看到国产厂商的模仿动作。由此看来,约翰的信心或许多少有点儿道理,这款游戏可能真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抄袭。

  于是问题来了,既然抄不了,那买回来行不行?虽然大家都在指望那个谁,但毕竟刚花出去80多亿,上吊也得喘口气呢。

  玩家点评:听说《皇室战争》被《宝可梦》吊打,这口气咽不咽?

 

 “VR就好比你去见二次元的新娘,AR就好比二次元的新娘来见你。”

——荒木英士 GREE VR Studio执行董事

  本期的最后,我们来看看荒木英士关于“VR和AR”区别的观点——简单直接,通俗易懂。

众观:主播和电竞根本不着边 卖Q币给我儿子犯不犯法?

  至于为什么要用“新娘”来作比喻,而非“新郎”?或许是因为科技和游戏行业长久以来习惯了以男性为主要目标的市场定位。值得注意的是,在被称为“VR元年”的2016,我们时不时都会听到“成人VR”这个关键词,其代表的也往往是那些不可描述的迷之场面。

  看来不论舆论怎么修饰VR&AR在教育、科学上的巨大潜力,大家内心都明白一件事:这两样技术最吸引人的地方还是在于如何解决那份压抑在心中的“原始冲动”。

  玩家点评:不管是新娘见我,还是我见新娘,吃完麻辣烫之后能不能干点啥?

  感谢阅读,本期众观到此结束,那你的观点是什么?

往期回顾 更多»

分享到:

扫下方二维码 最新资讯快人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