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栏目 | 看新闻: 热门 海外 手游 单机 | 策划: 榜单 盘点 评测 话题 囧图 | 专题: 发布会 专访 解读 | 游戏视频 游戏库 礼包
我的位置:多玩首页>多玩新游戏>解读:电竞专业既是国家的爱与恨 也是教育的新博弈

2016年第35期【总第84期】|编辑:迦南

解读:电竞专业既是国家的爱与恨 也是教育的新博弈

[发表时间:2016-09-28 09:00:00发表来源:多玩新游戏频道作者:迦南]

解读:电竞专业既是国家的爱与恨 也是教育的新博弈

  本月初,发生了两件关于“中国电子竞技”的大事:首先,国家正式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增设为普通高等教育专业(专科目录);其次,内蒙古锡林格勒职业学院成为国内首家开设电竞课程的学校。

  于是,一直以来被社会主流所打压的游戏圈突然找到了宣泄口“完蛋,老师说不好好打游戏就罚留堂”“只要努力打游戏,北大清华不是梦”……当然,随着各种报道和文章的出炉,我们也早就知道所谓的“电竞专业”并不是真的让你打游戏,而是学习这个行业的管理、运营等知识。

  因此,本期解读自然不会重复阐述“电竞课程到底是不是玩游戏”,我们这次想聊的恰如标题所言,电竞专业既是国家的爱与恨,又是教育的新博弈。

解读:电竞专业既是国家的爱与恨 也是教育的新博弈

  (一)早就成为国家体育项目的电竞 身份依然尴尬

  许多玩家应该都知道,国家体育总局早在2004年就承认电子竞技为第99号体育项目,并在2008年整合现有体育项目时,将其又改为78号体育项目。

  虽然这件12年前的事与如今的“电竞专业”相隔甚远,但背后所反映出的政策逻辑高度一致,那就是国家在对待电子竞技问题上的矛盾思想。这正因为这种矛盾,让电子竞技和电子游戏在中国道阻且长。

  (1)从99号变成78号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国家态度的矛盾性

  国家体育总局为什么会在2004年承认电子竞技是体育项目?相信除了签字的领导之外,我们无法得到确切答案,不过从那段时期的“两次中国冠军”或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一些东西——

解读:电竞专业既是国家的爱与恨 也是教育的新博弈

  A. 2001年马天元和韦奇迪获得《星际争霸》2V2项目冠军,这是中国首个电竞世界冠军。

  B. 2004年,孟阳获得CPL冬季锦标赛《DOOM3》比赛冠军

  不论是WCG,还是CPL,都是当时颇具世界影响力的电竞比赛,其招牌项目《CS》《星际争霸》《魔兽争霸》等也流行于中国大陆玩家群体之中,再加上“中国选手赢得世界冠军”的客观事实,能够得到国家层面的认可也就变得合情合理。

解读:电竞专业既是国家的爱与恨 也是教育的新博弈

  然而同样是在2004年,播出一年并广受玩家好评的央视节目《电子竞技世界》却被广电总局叫停,理由则是“国家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在那之后,不论是李晓峰的《魔兽争霸3》夺冠,还是WE的《英雄联盟》夺冠,我们都丝毫没有看到国家媒体对相关节目的复兴和推动。

  更加不幸的是,2006年,杨永信在国家“一只眼睁一只眼闭”的情况下横空出世,电子竞技和电子游戏则迎来了彻彻底底的妖魔化。

  由此可见,在电竞问题上,国家一方面承认其价值所在,另一方面又避免向主流社会输送相关内容,如此矛盾的态度让许多人不得其解,作为游戏媒体的我们自然也不能胡乱揣摩。不过就以上事件所能得出的合理推论来看:我国不同部门对于电竞的认知并不相同,如果说体育总局看到的是“电竞选手为国争光”,那么广电总局看到的则是“所有网络游戏的共同危害”。

  (2)高大的称号与落寞的现实:国家暂时无法培养电竞选手

  从电子竞技被列入国家体育项目至今,中国无法培养电竞选手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没有能力,而是因为在“矛盾思想”的影响之下,我们既然不能毫无顾忌地向主流社会宣传电竞游戏,那么就更加无法像建立传统体育事业那样去大规模建设电竞培训事业。

  在中国,任何一个获得世界冠军的传统体育选手,都在小小年纪被拉入体育事业的制度之中,并在这个制度的坚定支持下接受长期训练。然而以李晓峰这样的电竞选手为例,他们的训练显然无法得到如此高层面的支持,甚至在过程中还伴随着数不尽的误解和委屈。

  很可惜,电子竞技并没发展成类似于传统体育的独立制度,它依然依附与整体社会制度,并遭受着来自主流舆论的敌意。

解读:电竞专业既是国家的爱与恨 也是教育的新博弈

  虽然如今的电竞俱乐部遍地开花,可它更多源于以下两方面——

  A.以Riot Games、Valve、暴雪等网络游戏公司为首,他们不断推动竞技类游戏的流行度,在借助日益发达的互联网直播等条件下,玩家数量日益扩大。

  B.在各路资本眼中,庞大的用户数量意味着巨大的商业潜力,于是他们开始针对电竞市场进行一轮又一轮投资。

  电竞在我国虽然顶着“国家体育项目”的称号,但并没有得到体育项目应有的支持,从国家层面制定的电子竞技体制更是无从谈起。举个最让人切身感受的例子,“羽毛球馆”和“网吧”这两个词对于主流社会的意义完全不同,即便后者曾经接纳过许多优秀的电竞选手。

  (二)高等职业教育的再一次内部博弈

  然而随着电竞行业的产业规模越来越大,所涉及的戏份行业也越来越多,动辄几百亿的市值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容小觑(截止2015年底,我国电竞产业规模为500亿元左右),再加上我国正在进行的“产业升级转型”战略,从属于“互联网经济”的电竞终于在国家发展规划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但如上文所说,国家无法采用最直接的方式培养电竞选手,以至于我们看到了另外一种手段——将电子竞技纳入普通高等教育专业(专科目录)。

解读:电竞专业既是国家的爱与恨 也是教育的新博弈

  毫无疑问,相继被体育事业和教育事业认可的电子竞技已经走过了两个里程碑事件,然而仅仅将“电竞课程”增添进专科项目又让我们感受到电子竞技在中国的道路仍然漫长。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普通高等教育中,电竞暂时无缘本科及以上领域。

  需要声明的是,本期解读完全没有想要评判“专科”、“本科”孰高孰低的打算,毕竟两者从教育本质上就不一样,我们想要探讨的仅仅是这一举措所带来的影响——专科院校的快速响应,以及本科院校的按兵不动,这代表了高等职业教育所出现的新一轮内部博弈。

  (1)专科院校的“螳螂捕蝉”

  还记得月初,比“国家新增电竞专业”更早进入玩家视野的是内蒙古锡林格勒职业学院,该学院作为国内首家开设电竞课程的专科院校,不仅完成了课程编排,甚至连师资队伍都搭建完毕。在随后的十几天内,我们也陆续看到中国其他专科院校的响应,比如湖南体育职业学院等正在进行课程上报,个别电竞圈资深人士也表示接到多所学院的授课洽谈。

  虽然1999年开始的大学扩招计划让中国的本科毕业人数逐年增长,但与“综合性”教育相比较,专科教育显然更加符合“专业对口”的要求,其所培养的学生也往往能以较快的速度踏入相应的工作岗位。如果以就业率和就业稳定来看,专科的数据显然比本科要好。

解读:电竞专业既是国家的爱与恨 也是教育的新博弈

2015年高等教育毕业生就业统计

  于是,我们能够看到专科学校在适应市场方面的高度敏锐性,比如曾经火爆的汽修专业、美容美发专业、烹饪专业,以及游戏设计专业等,都相继顺应社会发展热点而诞生。因此,“电竞课程”率先进入专科领域一点儿也不让人意外。

  尤其当电竞作为新鲜事物,本科院校还在等待期理论基础的进一步发展时,专科院校这只“蝉”势必要先行出击。以内蒙古锡林格勒职业学院为例,甚至在宣传材料上写了“免试入学”四个大字……让人在调侃之余,不得不佩服其执行力。

解读:电竞专业既是国家的爱与恨 也是教育的新博弈

  当然,许多人会质疑目前电竞课程的理论扎实度,但无可否认的是,在专科院校与电竞市场结合后所带来的一套教育体系,自然有其实用之处。电竞圈从业人员摸爬滚打多年的经验,也终于有了一个系统的传授场所。

  (2)本科院校的“黄雀在后”

  与专科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本科院校,从9月初至今,我们完全看不到相关动静。之所以会这样的原因一来是因为国家还没开绿灯,二来则是因为本科院校并没有积累足够的电竞理论体系,不论是师资,还是教材,都完全拿不出手。

解读:电竞专业既是国家的爱与恨 也是教育的新博弈

  但目前的不作为,并不代表未来同样如此,关于这一点我们能够从北京大学信息技术学院副教授陈江的发言中看出一些端倪:

  “如果要做电竞课程,我觉得北大会先组织一些老师做调研,成立调研组。先建立研究生点,再慢慢招研究生,等有几个老师能做这个方向的时候再把电竞课程落实下去。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漫长过程。但终究只是时间问题,电竞产业大了之后,谁都想做的。”

  这番话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本科院校对于电子竞技的普遍观点,即大家能够看到电竞课程所具备的巨大招生基础和市场潜力,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也确实无法像专科院校那样迅速展开行动。如果说专科在此次“电竞课程”课程中占得先机,那么本科显然在等待一个更加成熟的条件。

解读:电竞专业既是国家的爱与恨 也是教育的新博弈

  两者的博弈很难说谁输谁赢,如果电竞没有经得住时间考验,专科院校同样可以趁着招生大赚一笔(据悉,内蒙古锡林格勒职业的电竞班已经满员),本科学院则避免了摊这潭浑水;如果电竞最终发展为一个成熟产业,那么不论是专科或本科,都可以从中获益匪浅,本科院校甚至能够像对待所有成熟专业那样,凭借更加优质的教育资源取吸引学子注意。

解读:电竞专业既是国家的爱与恨 也是教育的新博弈

  无论如何,“电子竞技踏入国家高等教育领域”这件事都代表着一种肯定意味。虽然社会的偏见在未来依旧存在,电竞毕业证所带来的就业情况也不太明朗,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跌跌撞撞的开始永远都比什么都没有强。当然了,在社会主流的认知,以及中国目前的市场基础之下,这条路显然不太好走。再加上处于摸索期间的电竞课程会让置身其中的许多学子成为“小白鼠”,国家也无法顾及到每个人的发展。

  不管是国家一直以来对待电子竞技的矛盾态度,还是高等职业教育借此所展开的新一轮博弈,它都已经成为了国家产业和文化的一部分。如果把它比作一块奶酪,那么这块奶酪所散发的味道已经浓烈到捏着鼻子也无法忽略的地步……至于究竟应该怎么吃,恐怕所有人都在研究。[感谢阅读]

  

往期回顾 更多»

分享到:

扫下方二维码 最新资讯快人一手